苏彧

彤云久绝飞琼宇,人在谁边,人在谁边,今夜玉清眠不眠。
香销被冷残灯灭,静数秋天,静数秋天,又误心期到下弦。

疯了。
真的要疯了。
抬起手,已经被血腥沾满,遮盖不住停留在墨菲身上最后的感觉,温暖,活力,生的触感,死的抽离。每次当深夜降临,躺在床上,不远处的你平稳的呼吸,总让我在心里默念,感谢主。

去他妈的信仰,你就是个胆小鬼。

去你妈的你才是胆小鬼。

一切的一切,那么熟悉。

 

© 苏彧 | Powered by LOFTER